犹有余刃还有你

我多高尚
向自尊开了枪
你同情的眼光我特别的欣赏
哀而不伤

【ALL索】壁橱怪谈


壁橱怪谈
  糜烂。
  浓郁的夜色永远是最好的外壳。它密不透风,给充满欲圌望的人们最大的拥抱。
  地上,墙上永远闪耀着令人头晕目眩的霓虹灯。扭动的腰圌肢和浓妆出彩的男人女人们永远是显示这里招牌。
  夜店,或者说酒吧。它有很多名字,不过无一不显现出它的罪恶与放纵。
  随处可见的或者是满脸愁容在吧台前等着续杯的小职员,或者是坐在卡其座上左圌拥圌右圌抱的抽着高等雪茄的富豪,又或者是堪堪擦过你的身侧,又不小心撞到别人身上引发谩骂却还紧紧抱着女人跌跌撞撞疏解欲圌望的客人。
  都已经习惯了吧,富贵的人撒下钱币抒发着自己内心压抑的欲圌望,失意的人们坐在吧台前和美艳或帅气的酒保诉说着自己的苦衷。霓虹灯晃得他们头晕,但也勾引着他们犯瘾一样的重新归来。
  索隆冷冷地看着这一切,嘴角同时发出一声嘲讽的笑。
  【嘿,美人儿】突如其来的声音隔着喧嘈的嘈杂闯入索隆的耳朵,背后伸过一只手抚上索隆的肩膀,【一个人?】
  索隆马上收起嘴角的笑,自觉地换上了看上去好似纯良无害的表情。他挑了挑眉微微侧过身,肩膀蹭过男人的手,让前来搭讪的男人忍不住兴奋地颤抖了下。
  索隆看着入眼西装革履的男人,他知道什么样子能迅速俘获面前的男人,或是以最快的方式引发他的欲圌火。
  索隆在暗处的眼神暗了暗,然后大睁着眼睛,眨了眨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那个,,,我表哥让我来找他……】他又对着男人眨眨眼,又握紧了背包的肩带。【可是我找不到他了】
  看起来孤独又无助,纯真的不谙世事。
  【或许我可以帮你】男人吞了吞口水,声音大的让索隆觉得好笑。他轻咳了咳,接着用虚伪到自己都听不下去的谎言继续编纂道,【我认识你哥哥,他让我来找你】
  眼前的绿发年轻人的瞳孔显出一丝光来,随即兴奋地,带着孩童时代格格不入的纯真,【真的吗?】
  男人吞了吞口水,猛的点头,【当然】。然后他趁年轻人不注意,转过身对酒保使了个眼色,然后在年轻酒保有些无奈的眼神中接过他的酒。
  【在这之前,我得请你喝一杯,以表我的忠心】男人笑得眼角挤出了一些岁月的纹理。
  索隆接过酒杯,舔圌了一下嘴唇使它们更加水润。他满意地看着男人眼中释放不出的欲圌火所带来的眼眶深邃,不过尽管这样,西装革履的男人也丝毫显现不出一丝,哪怕一点点的——【英俊】。
  索隆这么云里雾里地想着,一边接过酒杯,轻腼了一口。
  然后对他露出了一个醉意朦胧的天真微笑。



  【哈,宝贝儿你太棒了——唔——】酒吧幽黄的过廊里两个人抱在一起亲吻着纠缠不清就如同遇见食物的困兽。男人刚说一句话就被激烈的吻吞到了肚子里,然后随着两人的牙齿碰撞,使劲地勾着那只勾人的小圌舌。
  【你看起来可不像先前那样纯真啊】男人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然后推着年轻人的身体撞上了房门。
  【唔……别那么急啊……】年轻人的声音暴露在湿漉漉的吻中,颤颤巍巍地从仍然垮在肩上的背包探去,然后把摸出的钥匙急躁地往房门上插,颤抖的手让钥匙几经波折地插进了锁孔。【咔嚓】,门开了。
  他们仍然激烈地拥圌吻着,撞进门内靠在墙上热吻,年轻人随手把门关上,啪嗒的声音也消失在水声里,把他压在墙上的男人仍不为所动,继续他的动作。
  【我想我们应该到床上去】索隆微微推开了男人的身体,不过在这看来更多的是欲拒还迎。
  【好】男人意外地挑了挑眉,【听你的】。
  【绅士】索隆充满挑逗意味地地对男人轻笑了下,然后凑过去圌舔圌了下他的唇边,然后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越过他的臂弯,快步走向中间的木桌上,按亮了房间的灯。
  房间的灯很昏暗,因为发出光亮的仅仅是一两个暗黄的小灯泡。




  男人有些意外,酒吧隔间的配置再差也不可能是昏黄的灯泡,还有中间的木质桌子,男人越想越不对劲。
  索隆看到对方的反应后马上凑到男人身边,向着男人耳边吹着气,【更有情调……不是么?】
  当然,当然!男人一把抓圌住在他身上胡圌作圌非圌为的手,故作色情地舔圌了一下手的指尖,【当然,你说的永远都对,宝贝儿……】
  【当然,daddy~】他附在男人耳边轻声道,眼中显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庆幸的是,男人并没有看见身边年轻人在墙上厌恶不耐烦地蹭着手指上自己的唾液。
  【我去洗澡,然后是你】索隆笑着指了指浴圌室。
  房间里除了哗哗的水流声以外静的有些吓人,男人随意地看了看,抚上桌面上的书本,却意外地碰到了一手的灰。他皱了皱眉。瞥见浴圌室里磨砂玻璃后高挑的人形,忍不住向那里走去,刚想偷圌窥一下视线却被边上虚掩的门吸去了。他好奇地朝里面张望着,却漆黑一片。
  他慢慢地向漆黑走去,那里静的异样,不同于客厅里的静寂,这里静的甚至有些……冷。
  他在墙上摸索,找到开关【啪】地一声打开,一样的幽黄的光亮从床上那一堆的杂物中发出。那是一盏灯——老式台灯。
  他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床头靠着的壁橱的大门紧关,不过床头的那一堆像是隐藏着什么秘密。





  他的手慢慢地向那堆杂物移动,心跳莫名地加快。
  【你在做什么】一个清冷的声音从旁边传出,瞬间他的手被一只手握住。年轻人已经出来了,身上有着湿哒哒的水迹,正一脸严肃地看着男人。
  【宝贝儿,我只是想帮你整理……嗯,,,实在是太乱了不是吗】男人指了指床头的一堆,【谁帮你装修的?】然后又伸手想要触碰床头,却被手腕上的手硬生生地拉了回来。
  【我觉得你应该先洗澡,然后咱们步入正题?】年轻人挑了挑眉。
  男人失望地看了看床头,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他耸耸肩,【听你的】
  好吧,想到一会儿的激情,他准备忍一会儿。

  【天哪,你真漂亮】男人的嘴在索隆的身体上流连着,情圌欲的火红顺着他的嘴角滑倒全身各处,身体也渐渐染上迷人的粉。
【嗯……】索隆被他爱圌抚地说不出话,只能扬起脖颈,顺从着男人。
  直到被男人的粗大挤进身体。他忍不住底喘着气,呼吸急促的像个温顺的小猫。
  【我简直把持不住自己】他听到男人这么说,然后拥着他快速地操干了起来,最后的高圌潮由索隆发出,然后他感觉到肠道里的阵阵暖流。
  他没有戴套,感觉极佳,操进年轻人身体的时候年轻人异常的敏感,就像未经世事的小处子。
  谁知道呢,可能是装出来的,不过感觉很棒。他不害怕年轻人有什么所谓的【病】。他多年夜场的直觉告诉他,他面前这个大男孩健康得很——就凭他高昂的叫圌床声和紧致的后圌穴。他这么想到。
  年轻人呼吸急促地哼叫出来的同时肠壁一阵紧缩,夹得他也射了出来。当然有损他多年的经验,不过被这样一个肉体包裹谁都承受不住吧。当然,毕竟他是后出来的那个。
  不过他还是没办法忘记自己伏在年轻人身上扭动腰圌肢时后背的感觉。
  有些凉嗖嗖的,又有些灼热,有些矛盾,不过他相信被有什么可以描述刚才的感觉。就像有什么东西靠近……
  好吧,管他呢。
  现在床上正躺着两个紧贴的人,年轻人躺在他被子包裹的腿上,男人摸着他的一头绿发,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你知道吗】男人的嗓音把情圌欲后的发泄表现的淋漓尽致。【我从小就害怕壁橱,我妈妈说那里有吃人的妖怪】他看着禁闭的壁橱门,随后他有有些自嘲地笑笑。【小时候的幻想谁都有,长大了之后才知道原来都是自己一厢情愿地相信】
  索隆在他手臂包裹的地方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没有说话。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自己内心里变化,甚至有点于心不忍。
  【其实有的时候人心比妖怪可怕多了,毕竟相信壁橱有妖怪的时候都是带着纯真幻想的童年】男人头一次在一圌夜圌情对象面前说这么多的话,而且还夹杂着一些真情实感。可能是青年长得不谙世事,过于单纯。
  他无意识地看了看表,惊讶地发现已经半夜十一点多了,他迅速地爬起来。毫无防备的年轻人被他的动作引的摔在了床上。他支起身来惊讶地望着视线上方床边正在匆忙穿衣服的男人。
  男人甚至就瞥了一眼他,接着快速窜到他面前,在他的嘴角亲了一口,随后虚情假意地唉声叹气。
  【你知道的,我还有妻子,现在一定还在发脾气,我可不想被那黄脸婆指着鼻子】
  索隆好不容易刚才舒展的眉头又紧皱了起来。好像在酝酿着什么呼之欲出的情感。

  【况且你这么美,相信你每天都会有一个不同的sеx night…嗯,或者更多。】他敷衍道,然后到处找着自己因为急切不知道扔在那里的裤子。
  索隆已经背对着他坐到了床沿,床头凌圌乱堆放的昏暗台灯好像因为电压一闪一闪。
  【我已经厌倦了看那些发光的身躯在黑暗中翩翩起舞】
  索隆突然自顾自地说着,男人顿了顿,装作没有听到,权当是天真一圌夜圌情对象的拙劣挽留。他仍然寻找着自己的裤子。
  【我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感觉】
  索隆像是毫无感情,男人身后地壁橱发出了一丝轻微的响声,但没有人察觉。
  【我很勇敢,而他们不】
  男人拽着自己的裤子向后莫名的看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
  【我做了一笔交易,想要出来…离开这里】
  男人身后地壁橱慢慢地打开了,透出一丝猩红的光。男人已经套上了裤子,莫名其妙地看向索隆。
  【作为交换,就必须…】
  索隆顿了顿,男人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看到那一头翠绿的发。


  索隆侧过脸,像是哽咽了一下然后继续说。
  【你喜欢平衡么?】
  男人有些莫名其妙,背后凉嗖嗖的感觉愈演愈烈,他觉得整个房间都不对劲。“你想说什么!?”他粗暴的打断青年的话。而青年只是顿了顿,仍然自顾自地继续开口。
  【光明,黑暗,日与夜……进去,出来】他呡了呡唇,【他们说这就是平衡】。
  【如果你留下来,我就不会这么做了】
    壁橱的门开的更大了,声响让男人有些惊异地回过头,直直地对上两道红光。那是眼睛!散发诡异红光的眼睛!他忙往着门口方向逃跑,却发现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锁上了,他用尽全力奔向索隆,却在触手可及处被散发着红光的怪物的触手缠住。他惊恐的叫着,却无济于事。
  【跟他们说话】
  男人抓圌住了索隆的脚腕,索隆一摆,他就又被壁橱里的东西拖着向里。
  【交易就是交易】索隆低着头,男人的惨叫凄厉至极,然而并没有人来拯救他。屋子里的光源全部熄灭,就像裹着的足以让人窒息的粘圌液。
  【有时候,又出就有进】
  他小声地说着,声音淹没在一个凄厉的惨叫声中。






  【交易就是交易】
  索隆转过头看着又重新禁闭的壁橱门,那里没有一点声音,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他的眼睛漏出一丝红光,嘴角挑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他拉了拉吹到肩头的睡袍,那里的红痕依稀可见。
  【交易就是交易……】
 

———————————————————————————THE END—————————————————————————————————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