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有余刃还有你

我多高尚
向自尊开了枪
你同情的眼光我特别的欣赏
哀而不伤

【故障/有路人】钟情欲海(2)

注意见前文!!!!!!
注意见前文!!!!!!
注意见前文!!!!!!


不喜误入!!!!!!!!!!!




下面放文——

理所当然的,门被吱呀一声推开,笔挺的军装和整齐的军帽带着年代特有的冰冷感映入眼帘。
  【唔——】顾玄武眼看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张显宗被藏在门边上的人从后面拦腰抱住捂住了嘴。大手遮住了一大半的脸,粗壮手背和张显宗白皙的脸形成强烈的对比,隐在手下的眼睛被忽如其来的震惊和疼痛蒙上了雾。
  他震惊地盯着桌上的顾玄武,顾玄武被按在桌子上勉强抬头,盯着自己的参谋,看着他微微泛红的眼睛,顾玄武莫名想到了兔子。
  【哎嘿嘿,轻点儿啊】马老二一脸淫笑地从暗处走了出来,慢慢踱到被压制住的张显宗旁边,示意抱住张显宗的男人一下,男人立马把捂住嘴的手松了开来。张显宗显然已经分出了局势,刚才惊慌已经不见了,缓过来用一种想把他乱抢打死的眼神直勾勾地等着他。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不知道马老二已经死多少回了。
  可是没有如果。
  怨恨是眼神在马老二的眼中就像催情剂。他毫无怜惜地拍了拍张显宗的脸,看到他白皙的小脸上隐约的一点红才住手。看着张显宗倔强地把自己的嘴唇咬到发白也绝不吭一声,眼神也从马老二脸上移到了桌子后的顾玄武那边。
  顾玄武也看着他。看着他被身后那人抱住的腰上束的皮带,看着他被刚才的激烈动作掉下来的手枪——那东西就落在地上,没有一点希望的温度。然后他的眼神落在张显宗正看着他的眸子上——黑白分明,带着秋天枫树林希望的温度,不过被一层初晨的露珠掩盖。
  可如果冬天就要来了,谁能阻止得了呢。
  顾玄武别开眼,那一瞬间他甚至能听到冬天湖面冻结的噼啪声。他知道那是张显宗的眼睛,那黑白分明的眼睛带着慢慢被冷气侵入的惊慌,最后被冻成了冰。
  张显宗不再挣扎。就那么看着他。
  张显宗仍然是美的,但眼里的美好已经消失殆尽。
  【呦,看谁呢?看这儿!】一声怒吼打断了顾玄武的思路。马老二的耐心已经被横冲直撞的浴火引得不耐烦,在他眼里,昔日引发浴火的参谋长和手无缚鸡之力的顾玄武眼神缠绵不断,但殊不知定局已定。【——啪】他给了张显宗嘹亮的一巴掌,打得他惨白的脸偏到一边,嘴角渗出的鲜血沿着下巴流到扣紧的军装领子里的锁骨。
  马老二吞了一口唾沫抓住张显宗的脑袋,头埋在肖想已久的白皙脖颈上,猛烈地舔,舌苔触到微凉的肌肤,引得身下人的哆嗦。他鼻腔里回荡着那人的幽冷的香气,身下的血冲到他头脑一阵发昏。
  怀里的人儿仅仅是在刚开始的时候哆嗦了一下,以后就没有任何反抗。马老二感觉到不对的时候自己已经把张显宗的脖颈舔了个遍。
  张显宗神情麻木地看着顾玄武,眼睛没有焦距。顾玄武没有看他,盯着红木桌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来你的司令大人不要你了】马老二故意把“司令大人”咬的极重,满意地看到张显宗猛地一颤。然后手蹭过张显宗因为自己那一巴掌流血的嘴角,然后把指头伸进嘴里吮吸那清冷的腥甜。
  【你要跟着我,而不是那个废物】马老二指了指被按在座子上的顾玄武。他看得出来顾玄武在发抖。
  【那个窝囊废在哭吗?】马老二笑着,他旁边的人也笑,声音让空气发颤。
  张显宗没想到顾玄武会哭。顺着视线望去,温热的液体沿着顾玄武转过去的脸滴滴答答地在桌子上淌着,桌上的那两张合同殷了一片。
  为什么哭呢?
  张显宗看得愣神,马老二抱着他说的一大堆话他都没听到,视线全被顾玄武拧着的脸之后的泪水吸引。
  【我跟你,放了顾玄武】张显宗突然说。他听不到自己说的什么。
  【什么?】众人的笑声停止了,连同远处哽咽的顾玄武。
  马老二缓过神来的时候他又说了一句【我跟你,放了顾玄武】。
  马老二和众人从这句话里缓过神来的时候,马老二在周围不怀好意的不光中笑着拍了拍他的脸,【你现在没有资格要求我】
  【我求你】张显宗在顾玄武震惊的视线中低下了头,就像以前他对顾玄武那样。
   马老二放开了他,佯装吃惊的表情看的人犯恶心,【求我?一句话多没诚意】
  说着他放开了张显宗,退到了不远处的椅子上。他知道张显宗不会反抗——就算反抗,他也不可能成功,甚至都碰不到他的衣角。
  旁边的人自动在张显宗和马老二的过道上组成了一条人墙。
  【伺候我,或许我能高兴呢】马老二令人厌恶的声音传来,混着边上人的笑声,格外刺耳。
  张显宗的眼神撇过顾玄武那边,顾玄武已经被人用绳子五花大绑了起来,旁边的人受指示般地用力用枪口怼着顾玄武的脑袋。顾玄武的脸被按在桌子上,看不到表情。
  【好】张显宗听到了自己这么说。

评论(1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