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有余刃还有你

我多高尚
向自尊开了枪
你同情的眼光我特别的欣赏
哀而不伤

Flesh 【二更】

机会可能比我想象的要来的快些。
  可能是我有他们没有的耐心,对于我,平凡的外表中极大的隐忍才是胜利的关键所在。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能轻易被信任的人永远都是一个好的狩猎者。
  现在,看着刚开完午夜Pаrty正在昏睡的【狱友】们,和那个新来的睡眼惺忪的小警暟察,我觉得时间到了。
  猫落地前的轻暟盈总是不可少的。
  伺机等待,永远都是最好的伪装。我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把手深处栏杆,铁锈磨得我皮肤生疼。我轻轻地拍了拍门外靠在栏杆上正在下滑的年轻狱暟警身上。他皱了皱眉,睡眼惺忪地看着我,不耐烦的问我要干什么。
  干什么呢……当然不是干暟你。我想,这个小警暟察显然没有自己心目中的那位强大,地位,权暟利和气场,还有那玩世不恭的笑容让我难以忽略宽皮暟带后精瘦的曙光。
  仿佛是能拽住黎明的绳子,把世界永远停留在将灰未灰。
  反正世界也不是白的,管他呢。
  【我要上厕所】我冲他眨眨眼,在他看向我下暟体的时候特意动了动胯部。
  狱暟警漏出厌烦的神色。其实我早就看暟管了,不过仍保持着那种得体的微笑。
  【啧,事怎么这么多】他皱了皱眉,不过还是转过头去摸放在上衣口袋的钥匙。
  我在他后面默默地计算着时间,等到他拿出一小节在我视野足够看到的地方的时候,突然发力,把一直握着的手铐沿发狠的敲在他的后脑上。在他倒地之前我拿起了钥匙。
  这个过程持续了不到5秒,我获得的满足感远比放倒一个狱暟警来的大。可能是对于我马上就要来的优越感,或者是在能拖着自暟由身去见他的愉悦。
  我悄悄地把钥匙插暟进锁头里,听着【咔嚓】一声。我知道,门开了。
  夜还是那么寂静,寂静到死寂。
  这里是最肮暟脏的监狱,还有什么鬼魂愿意停留在这呢。
  我迈过金属门槛,回过身来把门锁上。
  我转过头,在旁边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眼睛似乎在发光。
  真是……
  神奇……
  我的嘴唇咧开,镜子里反射暟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评论

热度(17)